新华社南昌9月22日电 (记者 范帆 熊家林)“皖南事变”发生后,国民党将被捕的新四军将士关押在上饶集中营。尽管身陷囹圄,革命志士们仍然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。在烈士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,新华社记者来到上饶集中营,重温先烈们的英勇事迹,深入挖掘革命故事,展现他们百折不挠的革命信念。

长方形的院落,东、北两边相连着4间平房,院子里的大树枝繁叶茂……在江西省上饶市广信区皂头镇李家村村口,坐落着一栋老旧民宅,如果没有当地人提醒,你可能无法将眼前这栋普通的房子和一座监狱联系起来。

官方彩票开户1941年1月,国民党发动了震惊中外的“皖南事变”,新四军军长叶挺在与国民党进行谈判时遭到无理扣押,关押他的地方便是这栋由民宅改造而成的李村监狱。

轻轻推开木门,一段尘封的历史便缓缓而来。在叶挺的房间里,摆放着一张床和一套桌椅,桌子上摆着纸、笔和砚台。在这张木桌上,叶挺写下了4000多字的《囚语》,将自己的壮志未酬和渴盼自由的心境一一诉诸笔端。

在《囚语》中,叶挺自嘲是“全世界最高等的囚徒”,因为自从他被囚禁于李村监狱之后,许多国民党大员和“社会名流”先后前来“拜访”,目的是充当说客,许以高官厚禄来“规劝”叶挺“识时务”,让叶挺把“皖南事变”的责任全部推给共产党。

国民党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前来劝降,叶挺不为所动;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备好盛宴款待,叶挺慷慨陈言:“叶挺头可断,血可流,志不可屈!”;叛变革命的原新四军军部参谋处长赵凌波也前来游说劝降,被叶挺揍了几个耳光赶了出去……

“由重围苦战流血的战场,又自动投入另一个心灵苦斗的战场了……”面对国民党的威逼利诱,叶挺深感厌恶和烦恼。为了摆脱纠缠,表明心志,叶挺干脆用毛笔在囚室的墙上写下几行大字:“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。正气压邪气,不变应万变。坐牢三个月,胜读十年书。”

“不辞艰难哪辞死,生死原来相游戏。只问此心无愧怍,赤条条来光棍逝。从《囚语》开篇叶挺‘戏拟四句不协律的诗’,就能够读出叶挺对革命忠贞不渝的信仰。”上饶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秘书长陈琦告诉记者。

在叶挺被囚禁于李村监狱的7个多月里,国民党用尽心机,不但没有软化他,反而使叶挺更加看清楚国民党虚伪腐败的本质,无计可施之下,国民党决定将叶挺转囚到重庆。

78年后,曾经关押过叶挺的李家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笼罩着白色恐怖的监狱。每当夜幕降临,不远处的叶挺广场上都会响起阵阵歌声,人们翩翩起舞,岁月静好。